广州农村污水处理屡遭投诉 工人称工程作用不大

本期点名

从化区鳌头镇龙潭村在几年前建立了8个农村污水处理系统,但村委干部表示效果都不大好。其中大围经济社村民 投诉,当年工程施工时存在管道埋得太浅、塑胶管道太薄、施工不合理等很多问题,近年来大围村污水处理系统的管道被压烂,原本在化粪池的污水,通过破损管道 外流,村民担心对地下水造成污染。作为农村污水处理系统的主导部门,广州市水务局对该系统建设过程中的问题和使用时出现的一系列问题是否知情?会采取什么 措施来维护该系统正常运行?对此,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上榜缘由

农村污水处理系统是广州市在亚运前启动的治水计划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项解决农村污水横流、污染环境问题的民生工程。但有村民指,工程施工不合理及工程质量不佳,导致污水处理系统不但没充分发挥作用,还使得污染更分散更隐蔽。

南都有问

广州市在各地建设的农村污水处理系统已有8 00多个,有多少存在问题?有多少带来了新的污染问题?问题有多严重?

相关说法

每年都有考核点无法取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表示,农村污水处理系统在专业领域内有不同看法,因为其工艺设备简单、运行维护方便、工程投资小、运行费用低,而且农村有条件建湿地,所以有其自身优势。但是,如果工程设计、建设及后期养护等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对处理效果造成影响。

一 篇《广州市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维护情况及建议》的文章去年发表在中国农业核心期刊《安徽农业科学》上,其署名为高洪梅、辛文克、张晓湘、吴颖辉,署名单 位为广州市污水治理工程管理办公室。文章称,相关部门在系统考核过程中发现以下问题:管道方面收水不完全、检查井和沉沙井堵塞、管网建设不合格等;预处理 设施格栅池存在格栅缺失、栅距过大、格栅方向装反的情况,泥沙和垃圾直接进入厌氧池,严重影响厌氧池的维护和运营;人工湿地部分则经常出现积水情况,湿地 填料偷工减料、湿地植物存在病虫害和缺株等情况。

该文章列出了2010年到2013年的考核检测水质。其中2010年考核33个 点,其中有3个点无法采集水样,30个点中达到设计出水标准的比例为70 %;2011年考核33个点,达标率为87%;2012年考核66个点,达标率 为72 。31%;2013年考核79个点,达标率为76%;每年都有考核点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取水。

设施维护人员:工程作用不是很大

南都记者在大埔村和红五月村了解污水处理系统时,恰遇工作人员维护。记者问其该系统的处理作用时,该工作人员说:“作用不是很大。”记者又问哪些地方需要改进、存在什么问题时,对方又说“没什么问题”。而对于记者反映的出水口没水现象,对方则不予回答。

官方回应

鳌头镇政府工作人员:将尽快调查

作为建设单位的从化区鳌头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之前从未接到村民反馈这类问题,他们将尽快调查相关情况,如果发现有问题,该维修的就维修,该整改的就整改。

记者走访

想取水检测却无水可取

从化鳌头镇龙潭村有村民日前向南都记者投诉,该村多个经济社陆续建成了小型湿地系统,用来处理农村污水,但却存在很多问题而“没有什么作用”。

上 周,南都记者前往龙潭村走访,打算取水样给检测机构检测。在龙潭村的紫石岗村湿地系统,竖了一块蓝色铁牌,上面简单介绍了工程情况。介绍的主要原理是:将 附近居民家庭的生活污水通过新铺设的管道接入,污水通过重力流过一个格栅池,污水中较大的悬浮物会被拦截下来,继而污水进入厌氧池发酵,使得部分污染物分 解,最终被人工湿地中的土壤和植物如美人蕉、菖蒲等吸收,达到净化水质的目的。

在中午12点左右村民做饭用水时间,记者却在系统的总出水口看不到一滴水,直到下午2时许,总出水口的管道依然是干的。

“怎么可能有水出来?你看那个出水口比进水口还高,水怎么出得去啊?”一位村民说,他们这一带的湿地处理系统在2012年建成,化粪池的水确实接进来了,但却没见到有多少水流出去。

记者现场反复观察比较,因地形不规则,无法准确测量进水口和出水口的高度差别。

排污管破裂检查井堵死

污 水进去了,但没从总出水口出来,污水去哪了呢?有村民建议记者去大围村寻找答案。在大围村祠堂旁,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农村污水处理设施在施工阶段他们便发 现了问题。“我们当时就觉得不行,埋管时,他们才挖下去一点点就埋管子了,管子很薄,又都埋在路中间,接我家附近的那根管子,摩托车走几下就烂了。”

在 该村民指引下,记者看到确有好几处管道破烂。揭开一个检查井井盖,井里全都被黑色固体污染物给堵塞了,也没水,管道顶部离路面不到20厘米。该村民称,那 根接自己家化粪池的管道不到半年就坏了,他花钱买了根管子重新接了一下,但他担心还有更多地方存在同样问题。“这个会害死人的,管子埋在地下,哪个地方破 了我们不知道,但是污水就会渗漏到地下去,地下水我们都不敢用。”

该村民称,他发现水要有高度差才能流走,管道都埋得这么浅,地面有的高有的低,高的地方水过不去,低的地方容易淤积堵死,所以他“觉得整个系统都没什么用”。

见记者将信将疑,另一村民带记者到一沟渠处,一条暗沟正排水,这条暗沟的管道刚好和排污管呈“十”字交叉状态。“你说这个污水,要怎么才能过得去?我是想不出来。”

湿地旁是家禽粪和污水

记者在上述两个村庄都发现,村内依然存在污水横流的情况。大围村湿地旁边就是一个猪圈,猪圈的污水就从湿地旁流过;紫石岗村也有类似情况,一处猪圈的污水通过明沟排向旁边的沟渠,明沟内积了厚厚的猪粪。

记 者又来到大埔村和红五月村共用的湿地系统,结果湿地成了一个养鸡养鸭场,鸡粪鸭粪到处都是。据铭牌上的介绍,紫石岗村和大围村的日处理污水规模为48吨, 而这个湿地的服务人口达到600人,日处理规模达72吨,但在总出水口,水只是一滴一滴往下滴,中午用水高峰期刚过,这里的管道壁也是干的。

在紫石岗村,记者掀开一处人家墙角的生活污水沉沙井看到,管道并未堵死,但水却是直接排到旁边的沟渠,并未接入污水处理系统。

记者在龙潭村委了解农村污水处理设施的运行情况时,村委干部表示,龙潭村不同经济社确实建了好几个污水处理设施。“都没有什么作用。接管时接口都是随便接的,都没接拢。”一位村干部说。

采写:南都记者 徐勉 李文 刘军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养老金赤字,挖百姓墙脚不好

现在,反腐败查处的贪官很多,那些赃款干什么去了,能不能补贴养老金,让赃款像税款那样,“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呢?不然,遇到问题总喜欢盯着老百姓的口袋,挖他们的墙脚,这样可不好!


父亲是恐怖分子但我选择和平

仇恨并非人与生俱来的本能,而是一场精心编制的谎言。我的父亲正是这一谎言的忠实信徒,而他曾一度想让我也陷入这一谎言中。


不培养点非职业兴趣就白活了

很多时候我们之所以干一行恨一行,把工作当成负担,生活的郁闷,与缺乏这种非职业的兴趣有很大关系。


马里恐袭为何会殃及中国人?

今天,中国的利益已经遍布全世界,和其他国家和群体的利益碰撞非常频繁,遭到报复和打击也就不可避免。除非中国退回到封闭状态,否则就得面对这样的现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