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咪表公司官商勾结7年 行贿可减车位宽度

广州咪表窝案内情再披露:官商勾结达七年

这厢连番涨价惹民怨,那厢又哭穷喊冤。实际上,叫苦称没钱赚的咪表经营者演的都是“苦肉计”,其背地里的权钱交易已持续了多年!今年6月,广州市纪委通报 了广州市咪表窝案,涉案人员达22人,其中包括广州市交通、公安等有关部门和街道基层党员干部19人、社会人员3人。

日前,天河区检察院在其官网发布调研文章,指出广州市政道路咪表管理制度存在明显弊端。文章披露,该院先后对11人立案调查,其中5名处级干部。虽然目前咪表公司收入几何公众不得而知,从司法机关目前查处的情况来看,显然有一笔巨大的“支出”用在了行贿上。咪表经营公司德生咪表公司行贿史就长达7年。

新快报记者 黄琼

“各个环节都存在可操作空间”

市交通行政管理部门是本市各类停车场的行政管理部门,同时,公安、城市规划、市政建设等多个行政管理部门均依法对咪表停车实施监督管理。

天河区检察院认为,政府部门职能交叠、多头管理的现状,为权力寻租带来了巨大的空间。如涉案德生咪表公司为顺利通过各项申报审批,在7年内多次行贿市交委停车处副处长黄某某、交警范某某等多名握有审批权限的负责人。

涉案德生咪表公司在2011年底,通过市政府招标取得了天河区所有市政道路的咪表停车经营权。根据天河区的规定,新增车位的宽度为2米,占道费用按停车车位面积大小计算。德生咪表公司法定代表人莫某某,通过行贿天河建设局市政科科员陈某某6.2万元,将停车位置从规定的2米宽缩减至1.8米,这样在原规划面积内,通过缩减单个面积、增加总体数量从而达到“创收”的营利效果。

检方披露,涉案德生咪表公司在天河、白云等区域经营达8年之久,由于采用了承包的方法,停车管理收费员个人与企业之间、企业与政府之间,各个环节都存在可 操作空间,为掌握行政审批权限的部门负责人留下了权力寻租的空间。例如越秀区交通执法分局原副局长陈某某,在2008年至2012年任职越秀区交管总站站 长期间,利用市交委下放的咪表审批权限及分管停车场监督管理的职务便利,多次收受咪表公司贿赂80多万元。

市民的投诉被转回咪表公司

据检方分析认为,行政监督的缺位也是弊端之一。如涉案车位审批,往往起一线决定作用的是基层交警大队的民警及街道服务公司人员,通常由民警提供道路实际情况以确定停车车位数量,街道再根据民警提供的资料出具意见书,从而初步确定车位的数量。

因此,德生咪表公司只需行贿相关民警及收买服务公司人员即可,层级审批时再拉拢掌握审批权限的部门领导即可顺利获得审批,上级主管部门的审批并未真正起到监管作用。

又如交委工作人员黄某某,分管96900热线投诉的处理和整改工作,由于收受了德生咪表公司的行贿,在接到群众投诉时,尽量将问题交由咪表公司自行处理,而不会转到其他监管部门或新闻曝光,从而间接削弱了对咪表公司的监督管理。

背景

一个咪表一日利润1.1元?

咪表公司

那些说不清楚的烂账

据媒体报道,除了商业和住宅停车场外,广州还有6426个咪表经营泊位。由广州电子泊车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电子泊车公司)和德生咪表两家公司经营。

据去年广州市审计局的审计报告显示,两家咪表公司合计有70条路段没有按规定缴纳占道经营费,部分市政路段被所在街道违规经营,泊位经营权收入没有上缴市 财政。广州市审计局审计发现问题后,两家咪表公司已补缴了2012年少缴的费用,其中电子泊车公司补缴约18.2万元,德生咪表补缴45万元。

在市民对咪表公司一片质疑声中,去年广州市停车场行业协会也替两大咪表公司晒出经营账目,指目前每个咪表平均每天的停车费收入是40元,而每天经营成本是38.9元,这其中包括上缴给市、区财政的管理费和占道费12.9元和经营成本26元,最终的利润是每天1.1元。这一数据事后也遭到市民普遍质疑,被认为有悖常理。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习总访美首站为何仍是西雅图

与华盛顿特区和纽约等具有标志性意义的美国城市相比,西雅图并不是十分有名气,但是在很多方面,它却是与中国联系最为密切的美国城市。波音飞机、微软windows操作系统、星巴克咖啡、亚马逊网购等已经成为不少中国人生活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


南京街头老外拳脚打在谁身上

这名叫做马克的老外,人还在警方那儿“后悔”着,很多中国的网友反过来给他点赞了。这是一种由茫然无知、进而演化成盲目崇拜的一种社会病态。中国人在物质上站起来了,但一部分人离精神上真正的站起来,还有着很远的距离。


稿子好不好?关键看领导!

从心底讲,我是真心期盼作风转变的清风正气吹来“短实新”,吹散“假大空”。但是,结果还是应了那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们的现实依然是:“讲话不离稿、汇报不脱稿、座谈不舍稿”。


谁来向“坏老太”说声对不起

“坏老太”的逆袭给了很多人一记响亮的耳光,也给了人们自我反思的机会。在这个时候,人们真正需要的不是一个个佐证冷漠合理性的“坏老太”,而是一个个还原了的普通老人家,他们是我们的祖辈、父辈,是未来的我们自己,是必须义无反顾搀扶起的社会良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