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政府重点工程欠工钱 项目部:新官不理旧账

为期15个月的工程建设一拖再拖、全面停工;经过招投标程序的路政工程,却引来工头投诉、大批农民工工钱被拖欠;中标价逾1.29亿元,却陷入“烂尾”无解……

政府鼓励民间资本投资重点工程,采用BT(建设-移交)模式是较为常用的建设模式,但如果监管工作跟不上,政府部门不作为,也会导致工程“烂尾”。记者近日在海南省屯昌县调查发现,当地一个重点工程就陷入上述窘境,带来诸多警示。

政府重点工程“瘫痪” 农民工工钱无着落

距离海南中线高速公路红岗出入口约2公里的“加乐潭旅游度假区”,是屯昌县的一个重点发展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这个修编后规划面积为20多平方公里的度假区,将围绕加乐潭水库打造集公园、养生度假区等为一体的旅游景区。先期工程“加乐潭旅游度假区市政道路工程项目”,围绕水库修建一条长约9.05公里的环湖路和一条0.57公里的入口路,环湖路上建两座桥梁。

“‘市政道路工程项目’是事关整个度假区后续建设的基础设施工程。”屯昌县旅游委主任陈光明,是该工程的业主代表,他接受采访时介绍,2013年福建路港(集团)有限公司(乙方)中标“市政道路工程项目”,采用BT(建设-移交)模式,中标价逾1.29亿元。

合同规定,工程完成后,回购价款由政府分三年支付。在工程实施过程中,乙方按月向屯昌县旅游委(甲方)提供完成工程量及工程款的支付情况说明,以便甲方检查、监督。

然而,为期15个月的建设项目自2013年12月开工至今,不仅逾期未完成,还陷入“瘫痪”状态,大批农民工工钱被拖欠。

“我们7支施工队中多数与该工程的项目部签了包工包料的合同,但在施工过程中,他们并没有按合同拨付工程进度款,坑了我们。”负责入口路进场桥梁工程的工头程国佑介绍,目前项目部共欠7支施工队120多人至少800多万元工钱。

项目怪相频出,谁之过?

福建路港官网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5年,是同时具备公路、水利、市政、房建四个总承包一级资质的大型骨干企业,福建省建筑业龙头企业。

这样一家大型企业,中标后却未按合同约定向作为甲方的屯昌旅游委提交约1300万元的银行履约保函或现金担保,也未在签发开工令十日内,将第一笔1000万元资金划入专用账户接受甲方监督。

陈光明说,福建路港只交了75万元劳动保障金,“虽然不合约定,但有领导说不要拘泥那些东西,我们就没有严格相关手续”。

福建路港将工程施工管理完全交给尹柳平、王瑞琴等人设立的项目部,他们再将工程逐段分包给工头,并与工头签订了所谓的合同,且中标价格严重下浮。

然而,工头洪亚明签了合同并交了30万元押金,前后垫资约200万元,却从未获拨工程进度款,最终资金短缺,工程停工、工人领不到工钱。其他工头也遭遇类似的情形,先后4拨工头7支施工队和项目部打过交道后,无一例外全部停工。

奇怪的是,项目部先宣布因资金短缺“解散”,后又重新组建并以“新官不理旧账”“时过境迁,管不了了”答复施工队。

“瘫痪”工程何日能竣工?

工程何日复工?被拖欠的工钱怎么办?记者致电福建路港法人代表黄衍明,他表示没有义务回答,只透露这工程是福建路港内部承包,有问题找项目部王瑞琴等人。而这些投资人平时几乎不露面,并拒绝接受采访。

屯昌县方面,陈光明表示,县政府给福建路港发过多次函督促,也与对方代表进行了约谈,并于去年9月给福建路港延期5个月工期,但对方融资困难,一直没有筹措到资金。至于工程下一步问题,政府还没有具体的处理方案。

海南大兴天泰律师事务所律师任爱民认为,屯昌县应该对工程进度和质量严格把关,尽到调查和监督职责,并对出现的问题采取有力应对措施。若其中牵涉权力寻租,有关部门更要严厉查处。

政府BT项目出现问题并非个例,屯昌的项目有一定代表性。贵州驰宇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峻表示,在国家积极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参与市场化运作的市政工程、基础设施等项目的趋势下,政府与民间资本的合作会越来越多,要警惕这些工程沦为骗钱甚至权力寻租的工具,造成豆腐渣工程、烂尾工程。针对这样的事情,既要求政府部门切实负起责任,又可考虑诉诸法律,特别是要加大惩戒贪腐、追责庸碌的力度。(据新华社海口9月17日电)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张育军落马,金融反腐进深水区

在被调查前,张育军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助理、党委委员。其职业生涯,均在证券系统内度过。他曾执掌深交所8年时间,在任上筹建起创业板,随后转任上交所总经理。对证券业的各个业务条线,张育军都很熟悉,是迄今为止国内唯一执掌过上海+深圳两大证交所帅印的官员。


临聘教师一夜下岗谁来负责?

不管没有增加编制,一味招聘临聘教师;还是增加了编制,却不解决历史遗留问题,都说明当地政府没有依法保障教育投入。这是和深圳的城市地位、形象严重不符的。而与深圳类似的问题,在全国其他地方也一定程度存在。


国企一换老总,麻烦纷至沓来

我在一家国企工作,属于资源性行业,带有点自然垄断性质,效益一直不错。随着发展,上面给我们任命了新的总经理,他以加快发展和被“招商引资”为名,将总部搬到了某海滨大城市,也就是“上面”所在的城市和他从前工作的城市。从此,麻烦纷至沓来。


有的人不许跑,有的人跑不了

三岁幼童库尔迪伏尸土耳其海滩,魂断逃国的海路上,揭开了“跑不了”的叙利亚一角,震惊了世界上很大一部分人。可世界上还有“很大一部分人”并没有被惊动,也都是跑不了的,不由得在主义的“应许之地”上终身役役,平静而又激烈,平常而又不同寻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