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东风社保中心5亿公款被挪用案二审

5亿余元银行存款在7年间不翼而飞,谁是惊天大盗?近期,湖北东风公司社保中心挪用公款案在湖北省高院二审开庭,一个连续作案14起“偷盗”银行巨款的大案浮出水面。

记者调查发现,近期浙江、江苏、河南、福建等地陆续爆出的存款“丢失”案件实为金融诈骗,监管部门已经明确要求专项查处内外勾结诈骗客户存款案件。

银行内部人员、企事业单位内线、资金贩子组成利益链

2010年1月,东风公司社保中心发生一起挪用公款案。在一次例行检查中,东风公司社保中心发现1亿元存款不翼而飞,随即报案。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一案件牵出一个角色众多、关系复杂的犯罪团伙。其在7年时间里连续作案十多起而从未被发现。

据办案人员介绍,李志勇是这张犯罪网络的核心。检察机关查明,2003年至2009年,李志勇以给中间拉款人及存款单位财务负责人高额好处费为诱饵,将存款单位资金“引存”到指定银行,随后对银行工作人员进行拉拢腐蚀贿赂,内外勾结,采取私刻存款单位公章、银行印鉴及更换客户银行预留印鉴卡,以及使用伪造的转账支票等手段,将存款单位存入银行的资金转入自己控制的账户,总额超过5亿元。

随着调查展开,一条用钱开道、靠大手笔好处费发展起来,由银行内部人员、企事业单位内线、资金贩子组成的利益链浮出水面。

在这条利益链条中,资金贩子四处活动,寻找目标;企事业单位财务人员是“金主”,把钱存到指定银行,不仅“守规矩”地不查账、不转账,而且在出现纰漏的时候“把事情摆平”;银行内部人员则在“终端”用一切手段把钱“盗转”出来。

记者统计发现,“灰金”利益链各环节从中分得好处费达1亿余元。而截至2010年1月案发,共有1.89亿元存款尚未归还。

在这个过程中,银行“内鬼”扮演了重要角色。既有协助造假、盗划的核心人员,又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尽力帮忙”的支行高层,还有跟班跑腿的外围人员,共同上演了“银行魅影”的丑剧。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在2007年挪用武汉市洪山区拆迁办1亿元存款的案件中,李志勇通过中间人将拆迁办资金引存至建设银行武汉某支行,由客户经理潘振坤利用上门为客户办理开户手续的便利条件,伪造并替换了洪山区拆迁办的银行印鉴。此后,李志勇等人冒用洪山区拆迁办的名义,在潘振坤协助下将1亿元存款转出。自2006年至2009年,潘在挪用武汉市水利中心1500万元、挪用保利公司1.1亿元以及骗贷等系列案件中,均扮演关键角色。

建设银行武汉江岸支行永清支行行长陈辉、工行武汉香港路分理处主持全面工作的副主任晏晓等代表的,则是隐身管理层、为违法犯罪活动“开绿灯”“打掩护”的重要角色。在2006年至2007年李志勇先后两次挪用东风公司近4000万元、挪用保利公司1.1亿元等案件中,陈辉授意下属柜员为李志勇大开方便之门,并多次在出现问题时出面拖延时间、打掩护;晏晓则违规提供客户印鉴复印件、领取密码器、电子验印扫描等一路“护航”,确保李志勇能顺利用假章假印鉴把企业存款转出。

在这一系列14起案件中,还有穿针引线、出谋划策的银行工作人员。他们虽然不是主要角色,但相互引荐企业或银行,利益均沾,收取几万元至几十万元不等的“好处费”,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共同体。记者翻阅武汉市中院的一审判决书,发现这样的“蠹虫”多达十数人。 揭秘李志勇和“朋友圈”的“盗术”

记者调查发现,李志勇等犯罪嫌疑人作案手段并不复杂,但堪称“贼胆包天”,从公司公章、银行印鉴、存款证实书到对账单,无一不敢伪造,甚至假冒银行工作人员接待企业财务人员,其猖狂程度令人震惊。

伪造、调换印鉴卡是犯罪嫌疑人最常用的作案手法。在2009年挪用东风公司社保中心1亿元银行存款案件中,李志勇通过资金掮客说服东风公司社保中心将1亿元存款转至中信银行武汉梨园支行,并安排客户经理潘晓翔上门办理开户手续。潘晓翔随后将盖有东风公司社保中心公章、财务专用章和法定代表人私章的预留印鉴卡交给李志勇,用私刻的印章伪造虚假开户资料。此后,潘晓翔用假资料、假印鉴控制东风公司开户、转账,轻松盗走1亿元存款。

另外,伪造存款证实书也是李志勇和“朋友圈”的“盗术”。2007年3月,李志勇购买了虚假的空白存款证实书、私刻了建行某支行公章及柜台人员印章,在银行“内鬼”协助下伪造了东风公司社保办2000万元的存款证实书。随后,李志勇利用真实的存款证实书,假冒东风公司法定代表人签名,伪造了《担保意向书》等资料,为自己的公司办理质押贷款1800万元。

考虑到偷换存款证实书以质押贷款的程序复杂,还要到单位核保,容易穿帮,且融资成本高,李志勇决定采取“假定期、真活期”的手段直接套取存款。2008年-2009年,李志勇先后两次指使银行工作人员将事先伪造的存款证实书,调包东风公司社保办总额2000万元的定期存款,并用转账支票直接转账至自己控制的公司账户。

此外,李志勇还假扮银行工作人员进行行骗。2009年初,李志勇以高额好处费“诱储”,随后挪用了保利博高华在建设银行武汉解放公园路支行的1.1亿元巨额资金。当保利财务人员发现账户有问题后,李志勇为掩盖犯罪事实,伙同保利财务总监代小勇,找借口将名义上还有9000万元存款的银行账户转至工商银行。

荒诞的一幕出现了——根据保利公司财务人员梅园的证言,在工行某支行,事先联系过的“客户经理”李志勇从柜台出来,带她到会计柜台办理了开户手续。此后,李志勇为掩盖工行账户并无实际存款的事实,先后两次继续假冒工行工作人员向保利公司提供了伪造的工行对账单。 银行“三铁”缘何形同虚设?

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2015年度银监会系统法治工作会议上表示,要专项查处内外勾结诈骗客户存款的案件,严格按照相关规定处罚当事人和相关责任人,确保客户合法权益和银行业合规经营。

银行素有铁账、铁款、铁算盘“三铁”之称,为何还会发生储户存款“丢失”案件?

银行业内一位人士告诉记者,“揽储至上”的经营观念为存款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带来隐患。有的银行为了拉存款,在利息之外还给予大额存款2%-4%的“好处费”,而其中有些存款从一开始就落入了犯罪分子的骗局。

另外,有的银行相关制度执行不严,风险防控意识不强,给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一位银行监管部门人士对记者表示,一些银行将单位定期存款定性为低风险类业务,在业务办理时通常存在放宽审核、违章操作、对账不严等行为,为不法分子留下操作空间。

还有业内人士认为,部分银行出了事之后“捂盖子”,也变相纵容了不法分子。2010年初,东风公司发现其在建行的1000万元存款不翼而飞后立即报警。建行支行领导蒋某获悉后,采取了一系列“捂盖子”行为——要求李志勇还清存款并协调企业取消报警,要求责任人把已被挪用9000万元的保利公司账户迁走,但既未报警也未向上级行报告。正是这种默许和纵容,使得李志勇得以在长达7年的时间里辗转腾挪,拆东墙补西墙,从最初盗用1000万元、2000万元直至盗用5亿多元资金而未被发现。

武汉大学法学院博士伍华军、湖北社科院经济学所所长叶学平等专家认为,在当前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的背景下,体制内外资金价格差居高不下,不铲除潜规则,银行存款失踪事件还会出现。他们建议在继续加强银行机构系统内部监管的基础上,增加对银行机构的外部监督,建立健康、良性、有序的金融竞争环境。(新华社记者沈翀、姚玉洁、潘林青)

 

编辑:SN146


王岐山:有人说不大看得见我

刚才有同志说,电视上不大看得见你。使我欣慰的是,看不见王岐山没关系,你们看看电视上现在中纪委出现的频次,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这几天连续都是第三轮巡视的反馈意见。


国企,该你颤抖了

这么大的巡视力度,国企会有老虎落马吗?问是否会有人落马,显然没有找到问题的核心。本届中央巡视组出手,还从未从哪个单位空手而归过,何况2015年的首轮巡视全部去央企,如果被巡视单位都清白到了这种程度,何须巡视?


央视“聊春晚”有点过头了

同样的话,不宜重复三遍。过了三遍,就要了无新意。个人聊天,尚且不能像祥林嫂那样絮絮叨叨,那么,一家电视媒体,不厌其烦聊春晚,是不是比祥林嫂还祥林嫂呢?


日本学生躲进厕所吃饭为哪般

想必很多喜欢日剧和动漫的人都会注意到这样一件有趣的事,剧中在学校被同学们用各种方式排挤的人,在午休时间会选择躲在厕所里吃午饭。日本人甚至还据此造出了一个新的词汇“便所饭”——“厕所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