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原书记盖如垠被指曾遭苏树林告黑状

温如军 张莹

今日,中纪委公布消息,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盖如垠严因重违纪问题被双开。

1953年出生的盖如垠,17岁时便进入沈阳一家工厂成为车工,并很快成为厂里的劳模。28年后,历经多个岗位历练的盖如垠当选沈阳市副市长,得以跻身正厅级干部序列。同一年,盖如垠调任哈尔滨副市长。

与其共过事的领导倒了一批又一批,此前他却能“逢凶化吉”,江湖上绰号“盖不倒”。

2015年12月8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盖如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中纪委通报称,盖如垠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严重违反党的纪律,且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依据《中 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常委会议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盖如垠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 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在大庆

盖如垠与苏树林交恶 并被苏告“黑状” 

据报道,盖如垠文化不高,但肯学习钻研,悟性高。初到哈尔滨时,盖如垠分管旅游,他自嘲是门外汉,“对旅游的事一问三不知”。不过后来名声大震的“中国哈尔滨国际冰雪节”,正是在盖如垠任上搞起来的。

2002年,盖如垠由哈尔滨副市长调任大庆市长。主政中国的石油重镇,是盖如垠仕途的高潮,与中国大多数资源型城市类似,大庆也面临大企业、小政府问题,尤其是地企合作的问题。彼时,大庆石油管理局的一把手正是苏树林。

廉政瞭望文章称,苏树林与盖如垠共事时相处得很不愉快,两人交恶,并非因为个人私怨,而是在处理油田下岗职工的方式上分歧太大。

油田减产后,大批工人面临分流。企业拿出的方案是买断工龄,一共8万职工,每人平均能领到10万元。作为政府一方,盖如垠却提出建议,与其拿 80亿来买断工龄,不如把钱投到大庆发展新产业,这样既能发展经济,职工也能继续工作。两边的方案可谓各有利弊,不过最后,政府一方的建议未被采纳。

对此盖如垠颇有微词,多次在公开场合发牢骚,甚至还对媒体讲。一些上访职工,拿着新闻报道去找油田,质问为何不采纳政府建议,非要砸大伙的饭碗。

苏树林火冒三丈,向黑龙江省及中石油的领导告状,说盖如垠“胡说八道”。但盖如垠并没收敛,接受采访时,依然旧事重提,此外,他提到的另一件事也令苏树林很不愉快。

当时的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王启明发明了第三次采油技术。使用这种技术后,短期内油田产量会提高,但之后采油的难度会更大。

盖如垠在谈及大庆的转型时曾说,王启明本人并不赞成这种开采方法,但没有办法,国家需要石油。

这番言论,苏树林听起来十分刺耳,认为对方危言耸听。

谎报几百亿GDP称“不算弄虚作假”

盖如垠的大胆,在处理GDP统计数据一事上展现得淋漓尽致。有一年,因为油价上涨,大庆的GDP多出几百亿。当时有人认为应如实上报,也有人认为,大庆处于转型关键期,正在争取国家扶持政策,不要去显富。盖如垠最后决定,把这几百亿抹掉。

因为此事,国家相关部委领导人意见很大。盖如垠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亲口讲述了此事。

2005年大庆GDP达到1840亿,其中石油是1336亿元,但大庆上报的数字是1400亿元。

盖如垠解释,其中有400亿元是油价上涨涨出来的钱,客观上来说,排除油价上涨因素,大庆GDP达不到这1800亿,来年的情况有什么变化,不好说。

“所以,大庆少报GDP,并非弄虚作假,而是实事求是。这里面考虑的有非常态因素。但就算是1400亿的GDP,在中国的地级市中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大饼。”盖如垠说。

如果说大庆可持续发展最希望国家政策哪些方面的扶持,一个是资源补偿机制,一个是接续产业援助机制,这两个机制是大庆现在迫切需要的,如果这两个机制落实了,大庆就有自己的造血机能了。  

在哈尔滨

因强拆遭居民向中纪委举报获受理

2008年2月,担任大庆市委书记近6年的盖如垠,升任黑龙江省委常委、省政府党组副书记、副省长,一年后出任黑龙江省委常委、哈尔滨市委书记。在省城哈尔滨,盖如垠开始大刀阔斧地搞建设。

记者注意到,盖如垠在哈尔滨的强拆行为,遭到了群众的联名举报。举报信中称,2010年,道外区民主乡新立村、光明村8300亩土地被当地政府强行按每平方米38.5元低价收购,转手以每平方米148元卖给项目工程方。

举报信还称,2011年8月8日上午,在农户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有黑势力团伙手持砍刀、铁锹等凶器,到村民田地里恶意毁坏青苗,新立村村民张忠森出手阻止时被该团伙成员砍倒在地,鲜血直流。 

《法制晚报》记者(微信公众号:观海内参guanhaineican)此前联系到举报人,称举报信反映内容属实,自己胳膊被砍伤,住院三个多月才治愈。为此,民主乡赔偿他十多万元了事。

民主乡几位被强征失地村民联名向中纪委第八巡视组递交举报盖如垠的材料。“那天我们排了一上午队,看着工作人员将材料简要信息录入电脑,并在我们递交的材料上盖上红戳,得到已受理的答复后,我们才离开的。”村民杨秀(化名)对法晚记者说。

被指其子靠“造城”敛财

黑龙江省农垦系统一位退休干部此前曾向《法制晚报》记者透露,盖如垠的儿子在哈尔滨经营一家高档红酒专卖店,每当干部换届,人事任免时,一些官员为了巴结讨好盖如垠,都会去他儿子那里捧场,买红酒送礼,为仕途升迁增加筹码。

有媒体挖出盖阔原名盖宝华(音),屡获升迁的盖如垠认为这个名字不好,遂将其名改为盖阔。

盖阔人称“宝哥”、“少爷”,但因经商手段多为虎口夺食,他的人缘不怎么好。

报道称,盖阔挂职于哈尔滨市建委,盖如垠被带走后不久,盖阔也被办案人员带走。

也有消息称,盖阔通过各种方式插手工程。大家都在议论,盖如垠拼命造城,既是为了改变城市面貌,也是为了自家钱袋子。

当上大庆市委书记时,盖如垠51岁,似乎还能更上一层楼。主政哈尔滨时,盖如垠已经56岁,他大概认为自己的仕途到此为止了。“他的儿子开酒庄,下面的局长、区委书记争相去照顾生意。影响实在太坏!”

曾被称为“盖不倒”    

20年间,与其共过事的领导倒了一批又一批,而他每次不仅“独善其身”,还能不断升迁。据北京日报报道,因仕途“传奇”,坊间送他一个外号“盖不倒”。

1998年,盖如垠出任沈阳副市长,他有两位上级,市长慕绥新、常务副市长马向东,一位下级,纺织局长谷春立。当了副市长不到1年,盖如垠调任 黑龙江。前脚走,后脚就发生了震惊中外的“慕马大案”,慕绥新病死狱中,马向东被执行死刑。他的那位下级谷春立,躲过了“慕马大案”,却没躲过本轮反腐, 在升任邻省吉林副省长两年后,谷落马了。

在哈尔滨,盖如垠的第一个职务是副市长,他补的位置,是李春城空出的缺。两人当年擦肩而过,如今“殊途同归”。事实上,盖刚调到黑龙江不久,当 地官场就发生了一次大地震,省委副书记韩桂芝和调任京城的省长田凤山相继落马,牵连甚众。不过,盖显然没有受到影响,还迎来了自己事业的高峰——主政石油 城大庆。

《法制晚报》记者(微信公众号:观海内参guanhaineican)注意到,十八大后落马的老虎中,至少有4人与大庆渊源颇深。除了盖如垠外,还有福建原省长苏树林、中石油原副总经理王永春,黑龙江省委原常委、大庆原书记韩学键。

有人曾调侃盖如垠的仕途险象环生,经历了许多大案,同僚纷纷落马,他却屹立不倒。

“盖不倒”最终还是“倒”了,并且被“双开”了。

文/记者 温如军(微信公众号:观海内参guanhaineican)


国家荣誉,多少丑恶假汝之名!

作假的不仅仅是中国运动员,兴奋剂很多国家都存在。但这种堂而皇之的大剂量使用,这种真相早就呼之欲出,但众多知情者纷纷沉默,且能隐瞒十多年,更说明了问题的可怕。


别担心,中国仍是增长引擎

即使外部条件没有改善,出口增长相对较弱,中国仍有能力依靠国内投资和消费增长实现至少6.5%的增长目标。


“租女友”,多少私欲涌动?

近些年,每到春节,就会有一类“新闻”像贺岁片一样涌出来——“春节租女友信息曝光:一天1200元要求不陪睡”“暗访租女友回家过年:可同居,好几万人随便挑”“租女友回家调查:要价5800元”……


快过年了,您会给领导送礼吗

本文说的送礼,与送钱搞权钱交易不是一回事,下属并不是为了送礼到把房子都卖了的程度,领导收了这些礼也不构成受贿罪,双方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又达到目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